青蔥綠地

我們下降到一條路徑上,這條道路蜿蜒地穿越更加青蔥的綠地,綠地裡長有焦棕色的香蕉樹,溝 渠中是停滯的綠水,棕櫚樹的羽狀葉球沙沙作響。 我們在河岸附近找到一處無人的地方關鍵字行銷。這裡的阿拉伯膠樹正在開花,它們所散發出 來的焦糖香味與濕氣、塵土及芬芳土地的氣味混合在一起。「每次聞到尼羅河谷的味道,我 就覺得很陶醉!」塞爾米說。我們在幾棵樹木附近的岩棚把東西卸下來,從岩棚可以看到河 流繞過島嶼的東邊切割過去。我們將駱駝的腳綁起來,這樣牠們就可以悠閒地吃草了 ,接著 我們坐在河岸的蘆葦叢邊,抽著^斗,聽著河水拍擊河岸的聲音,就像音樂一般。陽光在漣 漪上形成絲綢般的線條。一艘三桅小帆船揚帆駛過,像是一朵飄浮的花。一葉小販船頂著波 浪前進,船上載著石頭,保護的布套在甲板上的吊線上拍動,像信號旗一般。在樹木上方的 石灰岩尖塔上,長有光澤黑羽毛的鷓鷥正在梳理羽毛。一隻黑白色的魚狗棲身在懸垂水面的 樹枝上,牠猛然地潛到水中,水花四濺,接著啣著一條銀色小魚再度出現。忽然,一艘大型 遊輪嘎嚓地駛入我們的視野,這是一座漂浮的白色觀光皇宮,穿著短褲的男人與穿著比基尼 的女人懶洋洋地躺在甲板上。他們看到我們坐在那裡,便向我們揮手,而且將照相機對著駱 駝。塞爾米和我也向他們揮揮手,大聲地打招呼,我們兩人笑得打滾。 在我們的後方,太陽已經西沉,蘆葦像是著火一般。河流呑噬並擊打著河岸。上游傳來 尖銳的回教叫拜賦格曲。要能完全欣賞黑土地帶的美麗,便必須經歷過紅土地帶的辛苦;走 過地球上最貧瘠的一千六百公里而領悟這項網路行銷事實,這是値得的。太陽圓盤是個巧妙的紫藍色 圓球,它繞著永恆的邊緣旋轉,此時已經完成了 一天的旅行。片刻之間,世界這個大劇院停 下來看著它落入阿曼特的國度^死者的國度。

第四次冰期

家在阿爾卑斯山地所發現的第四紀第四次冰期,也是最後一次冰期。 岡比西斯,古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國王,時為公元前六世紀,他即位後即率 兵攻打埃及。亨利,摩爾 , 一八九八?一九八六,英國雕刻家,以一系列斜倚的棵體 雕像著稱,聯合國貿協教科文組織巴黎總部亦有其雕像作品。 阿佛朗基人的,字意為外國人,是埃及的少數統治階級,相對於受統治的大多數 巴拉地人(甶巴,原住民之意)。阿佛朗基人包括政府高級官員、學者、記者以及自稱 為知識分子者。 市場的聲音像是破曉的鳥鳴聲,從窗戶傳進我在亞斯文的房間裡,有驢子的嘶叫聲、馬 車在窄街上轆轆而行的聲音,還有鼎沸的人聲。醒來的時候,我的腦海裡還留有夢境的片 斷,片刻之間,我感到茫然。我回想到前一晚的市場街道,陽光像是熔鉛一般地沿著街道落 下來,飄揚的沙子在陰溝裡沉積,尖銳的阿拉伯音樂、一籃籃的椰棗、一綑綑的地毯、咖啡 與香料的味道,一個男孩慌張地騎在驢背上,牽著駱駝的痩削蘇丹人對著一名店員大叫,他 的身上還沾有沙漠的塵埃。 我必須將記憶往回轉,在每一個重要的點上稍做停留。昨天下午,我在達勞跟塞爾米告 別;昨天早上,我們賣掉了駱駝;前天晚上,我們睡在市場外面的棕櫚樹叢,大前天晚上, 我們睡在河邊。我記得,塞爾米在等待卡車載他回喀加的時候,問了我一個問題,他說,這 個問題困惑了他好一陣子。「你是怎麼找到我們的?」他問,「我的意思是說,我們是埃及 唯一可以幫助你進行這趟旅行的人,而你卻很清楚地知道可以在哪裡找到我們。你是怎麼知 道的?」當時時間不夠,我無法詳細告訴他die casting的來龍去脈,可是現在我躺在床上,陶醉 在街道的聲音裡,我的思緒回到了蘇丹。有將近十年的時間,蘇丹已經變成我的家鄉了 。我 還記得上一回的旅行,我和季布林一起前往塞利馬綠洲,在某種意義上 來說,那次的旅程就開始於亞斯文。那是一個像今天一樣的寒冷冬晨,我搭乘納瑟湖渡輪, 前往哈爾發旱谷。

歐洲服飾

西奈渡輪上的蘇丹人 吃過早餐之後,我坐火車到亞斯文高壩。晨光將淡黃色的天空燒出顏色來了 ,洗去水壩 長形凸岩縮攏的影子。在青灰色的水域上方,海鷗翱翔在上升熱氣流之上,巨大的龄?魚沿著 西奈渡輪的船殼環繞。渡輪已經停靠在碼頭上,駁船都由繩子並排地繫著,看起來好像曾經 在戈登將軍的時代,爲一架砲艇增光似的。一大群的蘇丹人各據magnesium die casting位置,高大黝黑的男子穿 著鮮白的長袍,包著頭巾,亂哄哄地站在一堆堆的行李當中。埃及軍官穿著合身制服,戴著 尖頂帽子,手叉著腰,昂首闊步;或是以一種半自覺的漫不經心態度,仰頭喝著七喜汽水。 移動坡道轟隆一聲地降落在碼頭邊,可以上船的指示燈亮了起來。蘇丹人掙扎、扭動、推來 推去、咒罵、拚命擠到一支彎彎曲曲的隊伍裡面,好像要集合進行突擊似的。我們已經可以 感受到蘇丹的狂野了 ,這是一個令人激動的超俗異國情調,是在其他國家所找不到的。 我到達三等區甲板的時候,乘客幾乎已經把船擠得水洩不通了 ,許多人圍坐在白色的琺 瑯質碗周圍,把手伸進埃及蠶豆與白色的乳酪裡。我走到船員休息室的艙頂上,一個年輕人 已經坐在那裡了 ,他的身材格外瘦長,皮膚是黃棕色的,身上穿的是歐洲服飾。我原本以爲 他是蘇丹人,可是他自稱阿布度,是索馬利亞人,不過國籍是肯亞。「這裡到了晚上就會冷 了,」他用英語說:「可是待在這裡比困在下面的甲板上好!」阿布度的行李是一條毯子與 一個黑色公事包,他把公事包打開,裡面除了文件,還有一疊整齊的機票,大概有八到十 張。我開始感到好奇。我無法看出這些機票用過了沒有,如果還沒用過,爲什麼這個年輕的 索馬利亞人會來坐納瑟渡輪的三等艙?如果這些機票已經用過了 ,那麼爲什麼他要將這些票 綁在一起,隨身放在公事包裡?他從公事包裡抽出一張aluminum casting名片,然後啪的一聲闔上公事包。名 片上寫著:「阿布度,加迪爾安哥拉卡第加巴回教大學」。

面臨饑荒

「這是我的工作,」他說:「我正在安哥拉興建一所回教大學。」 「爲什麼選在安哥拉?那裡根本不是回教國家呀!」 「所以我才會選擇那裡。那是一個共產國家,沒有回教徒,所以我希望可以讓那裡的居 民皈依回教。我們會傳授所有的科目,特別是回教的科目,而且我們歡迎所有的學生。我籌 備這項計畫已經四年了 ,支持我的只有阿拉。我向沙烏地阿拉伯的回教發展銀行及沙烏地阿 拉伯國王紹德要求一億五千萬的援助。他們保證會提供協助。我也希望可以得到 波斯灣國家的支持,像是科威特、巴林、卡達,還有其他國家!」 我不太確定該如何看待這件事情。阿布度的眼神流露出狂熱、幾近催眠的微光,這讓我 覺得有點不自在。這究竟是對於seo豐功偉業的妄想,或是精心策畫的大規模騙局? 我們看著最後一批旅客小心地從甲板上的人群中穿過。兩名身材魁梧的婦女穿著粉紅色 的長袍,她們的臉深深刻印著努比亞部落的垂直疤痕,身上散發出檀香木的熏香味; 幾名骨瘦如柴的男子牽著駱駝,他們是從紅海岸邊來的,才剛騎著駱駝一路從蘇丹走來;一 群黑皮膚的努比亞部落人民帶著鋁製的飮食容器,將它們像俄羅斯娃娃一樣地一個放在另一 個裡面;幾個臉上像塗了蠟的農夫戴著羊毛帽,喋喋不休地談論著椰棗的價錢。 最後,移動坡道砰的一聲收了起來。螺旋開始攪動。一陣潮濕的海風蜿蜒地穿過擁擠的 乘客之間。一名年輕人開始演奏手風琴,不斷地彈著低音,嗡嗡重覆的樂曲小節像洶湧的漩 渦,繞著甲板裊裊上升。西奈號像一輛舊貨車似的,搖搖晃晃地駛進湖裡。 埃及人稱這座湖爲納瑟湖,蘇丹人稱它爲努比亞湖,它是從埃及人想要控制永不平靜的 尼羅河的永恆夢想中所發展出來的,這個國家的生存便有賴於此。古埃及人從來沒有找到尼 羅河的源頭,也不了解爲什麼在夏季最炎熱的時候,尼羅河會氾濫。他們只知道,沒有洪水 的時候,他們便得面臨饑荒,而如果連續好幾年沒有水的話,他們的整個文明就會崩潰。自 從太古時代開始,埃及人便設法取悅尼羅河眾神,可是在工業時代,現代的埃及人卻想用科 技奇蹟來征服尼羅河諸神。

眞神偉大

自法老王時代以迄一 一十世紀初,埃及的人口 一直少有改變,始終 穩定地維持在一千萬人左右。可是到了一 一十世紀中葉,埃及的人口卻加倍了 ,而且很快便會 增至三倍之多。好幾千年以來,埃及一直是自助洗衣的輸出國,然而現在卻已經不是了 ,因此它 極需要新的耕地。解決之道便是亞斯文高壩。這個水壩完成於一九六〇年,它製造了 一個蓄 水池,也就是這座湖,蓄水池向南延伸五百公里,覆蓋了五千平方公里的面積,帶來了兩百 萬英畝的新耕地。 阿布度和我安頓好行李,我們看著宛如烤焦麵包皮的山丘邊緣,以及有陰影的梯地與平 坦的山頂,豔陽高照下,山丘幾乎發出螢光。湖水泛著鐵青色的漣漪,湖面冒著一道道細細 的泡沫。阿布度告訴我,他剛從沙烏地阿拉伯回來。「我到那裡去的時候,沙烏地阿拉伯人 把我抓起來,因爲我沒有簽證,」他說:「我跟他們說我是來做小朝聖,不是來找工作 的。後來他們把我送到利雅德 ,把我的護照拿給一位空中小姐,要她注意我有沒 有向那裡的當局報到。我在利雅德機場的時候用掉她,然後就跑走。」 「你是怎麼辦到的?」 「很簡單。我可以讓自己變成隱形人。」 「眞的!」 「沒錯。要是你對《可蘭經》的研究像我這麼深入,你就可以發展出特異功能。你會發 現世上的一切都是空。政府沒有什麼好怕的,他們什麼都不是。只有眞神是偉大的!」 「所以你利用隱身術逃跑了?」 「沒錯,可是沒多久隱身術就失效了 。我被警察抓了起來,在監獄裡關了九天。我當時 決定,如果眞神不幫助我進行小朝聖,我就要放棄臭氧殺菌。後來先知向我捎來一項訊息,這項 訊息是由我在窗口看到的幾隻鴿子帶來的。訊息說,我會被帶到吉達港,等我到 那裡之後,我必須說:『我要去麥加了 ,再見!』然後就走出去。隔天,我被送上囚車到吉 達港,這趟旅途很遙遠,我被銬上手銬,牢車裡也沒有空調。可是我們還沒離開利雅德,牢 車就拋錨了 ,這是一項信號,表示無形的力量正在爲我運作。在吉達港監獄的時候,我的四 周都是士兵,他們解開我的手銬時,我就說:『我要去麥加了 。

蘇丹旅行

再見!然後我就走了出去。沒有人試圖攔阻我!最後,我和麥地那的行政長官會了面,他承諾要贊助我兩萬本的 《可蘭經》!」 他敘述這一切的時候,面無表情,眼神散發熊熊的火光,外表看起來十分誠懇。阿布度 又在公事包裡翻找,然後掏出了另一張天然酵素名片,上面寫著:「阿布度,加迪爾主席全球回 教安全理事會」。這實在是對於豐功偉業的妄想! 時間已經是中午了 ,在無雲的天空裡,太陽像個野蠻的霸主。熱氣從鋼製的甲板上反射 回來。我建議阿布度一起到一等艙的交誼廳去,因爲只有在那裡,才能吃到比較像樣的食 物。我們坐在方形的木桌前,桌上鋪著一塊塑膠桌巾,桌巾上面印著法老王墓室壁畫的拙劣 複製圖。服務生爲我們端來了煎蛋捲、埃及蠶豆、乳酪、火腿、新鮮麵包和咖啡。在我們大 快朵頤的時候,阿布度問我:「你爲什麼到蘇丹旅行?」 我向他解釋,我關心的重點是貝都人。 「眞有意思,」他說:「我自己也是貝都人,幾乎所有的索馬利亞人都是貝都人!」 他說得沒有錯。雖然索馬利亞人並不是阿拉伯人,他們的母語也不是阿拉伯語,可是他 們至少符合一項貝都人的定義們是住在沙漠裡的游牧民族。甚至在阿拉伯半島南部, 索馬利亞人也被認爲是部落民族,而且等同於高貴的貝都部落。此外,索馬利亞是世界領先 的駱駝產地,一共有三百萬頭,甚至超過了蘇丹。「十一歲之前,我都在看管駱駝,」阿布 度繼續說:「我母親叫黑莉瑪,我是她生的最後一個小孩。我有三個哥哥,一個姐姐,可是 男孩子都死了 ,她懷著我的時候,我父親就把她休了 ,然後娶了 一個名叫黑娃的女人。小時 候,我姐姐和我跟黑娃住在一起,黑娃也有自己的小孩。他們雖然年紀比我們小,可是長得 比我們高、比我們壯,所以都會欺負我們。黑娃會在我們喝的駱駝奶裡面加水,所以我們的 身體比較虛弱。大概在我七歲的時候,有一次我反抗了 ,當然,黑娃早就在等這個機會來攻 擊我。她掐住我的脖子,我尿濕了辦公家具,然後暈了過去。我姐姐跑去叫鄰居來,那是一個老 人,幸好他攔住黑娃,否則我一定會被她掐死的。後來我母親來到我們的營地,她聽到了這 件事情,可是沒說什麼。

努比亞戰士

同一天,我們要移往別的牧地時,我母親將東西裝到駱駝背上之 後,就跟我們一起走。到了灌木叢中,我母親停了下來,把駱駝綁在一棵樹幹上。接著她一 番拳打腳踢,把黑娃打得死去活來。『給妳一個教訓,看妳還敢不敢打我的小孩!』她說。 黑娃不敢反抗,因爲我媽媽長得又高又壯,黑娃很怕又遭到一頓毒打。我母親讓黑娃坐在其 中一頭駱駝的背上,然後將駱駝牽到新的辦公桌,我父親就在那裡。她把這件事告訴我父親, 還說她想要把我和我姐姐帶在身邊。『如果你想要打架的話,那就來吧!』我母親這麼對他 說,可是我父親知道她的力氣很大,而且被女人打是一件很丟臉的事,所以他就讓我們走 了 。從此我們就去威克跟外公住在一起了。」 後來,一名獨眼的廚房助手邀請我們到甲板下方的船員區去,他表示曾經爲英國軍隊服 務過。他端茶來給我們喝,房間裡有五個穿著膠底帆布鞋和破長褲的男人,圍擠在一張小桌 子前玩骨牌,他們不斷地洗牌,每一次都在桌上擺出不一樣的圖形,然後又很大力地將這些 牌打亂,像是要恐嚇彼此似的,他們一邊玩,一邊開玩笑。接近黃昏時,我們回到原本休息 的地方,此時輪船正接近阿布辛伯,那是一塊凸出的巨石,著名的日神阿蒙, 神廟就在這裡冒現,巨大的拉美西斯一世雕像透過海水濕氣所形成的光暈, 用盲目的眼睛及自滿的神情凝視著我們。這些巨像第一次是由法老王的奴隸拖到定點,過了 好幾世紀,一群人(在拉美西斯時代,這些人所屬的部落與語言尙未存在)將古廟切成一塊 塊,將這些塊片運走,再將整個結構重新黏合在一起,新地點距離舊所在只高出六十公尺。 一九六〇年代之前,亞斯文與哈爾發旱谷之間,有一長條的河流地帶,現在雖然無人居 住,當時卻是生機盎然、草木繁茂,上面長著棕櫚樹叢,還有泥屋村莊,是十萬名以上的努 比亞農民的家鄉。他們當中有一半是埃及國籍,另一半是蘇丹國籍,然而他們卻有共同的語 言文化,這辦公椅文化在種族的大雜燴中存活下來其中包括阿拉伯人,而那是他們從外面 的世界吸收來的。村莊與棕櫚樹叢被湖水給淹沒了 ,部落人民也移居了 ,埃及人搬到亞斯文 北邊的康翁波,蘇丹人搬到了蘇丹東部半貧瘠平原上的新哈爾發。

回教商人

天空中忽然抹上蝙蝠翼狀的雲朵,無數的小火花也沿著逐漸變暗的水域移動。沿著河 岸,日光逐漸溶化成甲基橙色,我意識到,貝都戰士第一次進入蘇丹,走的便是這條路,不 久,他們在西元六四一 一年征服了埃及。在努比亞,他們遇到了來自衰微拜占庭軍圑的一支軍 隊,這支軍隊不久前才在尼羅河三角洲遭逢敗戰。在埃及,拜占庭統治者缺乏當地基督徒的 重要支持,有些基督徒很歡迎阿拉伯人,視他們爲解放者。然而,努比亞的基督王朝卻是由 當地人所組成的,而且很有組織,習慣於保護自己的屏風隔間以對抗埃及人的入侵。他們的弓箭 手著名的「努比亞射手」是膽識過人的對手,如同阿拉伯歷史學家拜拉祖里所記載 的:「我看到他們當中一個人對回教徒說:『你想要我把箭射到你身上的哪個部位?』回教 徒回答他:『某某地方。』他便眞的命中要點。」如此神氣活現的技術,使得阿拉伯人敗回 之際,「許多人受了傷、瞎了眼,所以努比亞人便被稱爲『瞳孔神射手』」。 久而久之,阿拉伯人便放棄了征服比拉德蘇丹王國,黑人之地的想 法,而與基督教國王簽定了 一項協議,其首都位於尼羅河東岸的東格拉舊城。努比亞人同意每年向阿拉伯人進貢一定數目的奴隸,而且同意回教商人在他們的 市場進行自由貿易,交換條件是,他們得以免除不受侵略,而且可以獲得穀物、酒類與馬 匹。這項協議界定了回教埃及與基督教努比亞的關係長達六百年之久。 在那幾個世紀當中,貝都人無法以武力取得的東西,都透過滲透活動而得到了 。在回教 徒入侵埃及之後,每一位新上任的統治者都會帶著私人貝都軍團前來,使得向尼羅河谷移動 的暴躁戰士數目不斷增加。西元八三四年,埃及所有貝都戰士的會議桌與膳宿都被刪掉了 。許 多人回歸畜牧生活,年年將他們的牲畜趕到愈來愈遠的地方,後來他們便來到了蘇丹肥沃的 山脈地帶。十四世紀,居海納人在阿特巴拉河與藍尼羅河之間的布 塔納平原定居下來,這個部落是在西元七三一 一年移居埃及的。

不可思議

貝都部落也沿著尼羅河西岸遷徙,西元一三〇〇年,他們在科爾多凡與達夫的沙漠邊 境,形成一個粗略的聯盟。這些游牧民族飼養駱駝和綿羊,他們具有卡譚人與以實瑪利的血 統,所以自稱爲卡巴比什人,這是從阿拉伯字來的,意思是公羊。今日, 在蘇丹飼養駱駝的貝都人當中,卡巴比什人仍是數目最大的族群。 天黑之後,阿布度繼續向我講述他的身世,他那具有催眠效果的故事讓我聽得入迷。 「我十一歲的時候,就到奈洛比去上學,」他說:「我在設計學校的表現普通。可是 我舅舅在美國工作,他就安排我去華盛頓州念紐瓦克郡中學。剛開始,我覺得美國很新奇, 可是這種迷戀很快就消失了 。我發現美國人既不文明,又有種族歧視,所以那一年年底,我 很高興可以回到肯亞。我舅舅從事運輸業,他從烏干達運送咖啡到肯亞,這是很賺錢的行 業,他給了我一輛卡車。幾年之後,我就有一整隊自己的卡車了 ,而且我賺的錢比我舅舅還 多。問題是我的生活很放蕩,我花了很多錢在女人、咖特還有玩樂上面,很快地,我已經沒 有錢可以付貸款了 。信貸公司把我的車子收回去,我還被指控僞造文書及貪污。我從來沒有 說我是無辜的,我承認我有罪,可是我告訴法官,我不怕政府,因爲我的政府就是阿拉,而 我只懼怕祂。這些話讓那些回教徒印象深刻,媒體甚至還報導出來。先知爲我捎來一項訊 息,祂說我不會受到嚴厲的處罰。每個人都說我會被關三十年,可是後來我只被判處兩年的 緩刑。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!不過,我還是遇到了室內設計的問題。

國無長治

我舅舅告訴我,家裡沒有人 會幫我,因爲我從來不聽長輩的勸戒,過著放蕩不羈的室內設計生活。我告訴他,我不需要他的幫 忙,我只需要眞主的幫忙。隔天,我搭公車去奈洛比,我發現隔壁的位子上有一個麻袋,裡 面有將近一百萬的肯亞先令!我便到信貸公司去將其中一輛卡車贖回來,很快又開始繼續營 業了!」 我很想告訴他,我希望自己所有的問題也可以透過這樣的及時天助而獲得解決,可是阿 布度講述他的故事時,露出一種「你敢不信」的態度,使得我不敢嘲笑他。這些或許是他的 妄想,但即使如此,這些故事的細節還是設想得很周到。我問他,他這麼明目張膽地從事不 法行爲,眞神爲什麼還要獎賞他?「信仰眞神就一定會得到獎賞,」他毫不猶豫地回答, 「只有眞神是値得敬畏的。」 , 努比亞之旅原來劉邦寵幸戚夫 人,因而愛戚所生的趙王如意,欲廢太子而立趙王。後來呂后問計於張良,張良獻策令太子卑詞 。 安車以迎當時最負盛名,而不願爲官的四位老賢人。果然等到劉邦知道太子結交了四皓,認爲太 子「羽翼已成」,難以更廢。張子房之對劉氏何其厚哉? 今日之世,凡佐命之臣,有蕭何子房之才者固不多得,有蕭何子房之德者更鮮有,是以世無 寧國,小型辦公室出租無長治,讀史書爲之浩嘆! 再談張一艮兼論范增 讀歴史常常會被幾句文辭造成錯覺。司馬遷在史記留侯世家中記張良文弱多病.,「狀貌如婦 人好女」。因此一般人都認爲張良是一位白面書生,因此在平劇中常以小生裝扮出現。。其黉^史 册記載來推算,張良和劉邦的年齡差不了五六歲。劉邦起事反秦時是四十八歲,後來遇到張良, 張良也不是少年郞,已是四十一 一歲左右的人了 。劉邦五十六歲得天下,六十三歲死,死後六年張 良1^ ,推算其年紀,當也有六十三四歲。

青蔥綠地

我們下降到一條路徑上,這條道路蜿蜒地穿越更加青蔥的綠地,綠地裡長有焦棕色的香蕉樹,溝 渠中是停滯的綠水,棕櫚樹的羽狀葉球沙沙作響。 我們在河岸附近找到一處無人的地方關鍵字行銷。這裡的阿拉伯膠樹正在開花,它們所散發出 來的焦糖香味與濕氣、塵土及芬芳土地的氣味混合在一起。「每次聞到尼羅河谷的味道,我 就覺得很陶醉!」塞爾米說。我們在幾棵樹木附近的岩棚把東西卸下來,從岩棚可以看到河 流繞過島嶼的東邊切割過去。我們將駱駝的腳綁起來,這樣牠們就可以悠閒地吃草了 ,接著 我們坐在河岸的蘆葦叢邊,抽著^斗,聽著河水拍擊河岸的聲音,就像音樂一般。陽光在漣 漪上形成絲綢般的線條。一艘三桅小帆船揚帆駛過,像是一朵飄浮的花。一葉小販船頂著波 浪前進,船上載著石頭,保護的布套在甲板上的吊線上拍動,像信號旗一般。在樹木上方的 石灰岩尖塔上,長有光澤黑羽毛的鷓鷥正在梳理羽毛。一隻黑白色的魚狗棲身在懸垂水面的 樹枝上,牠猛然地潛到水中,水花四濺,接著啣著一條銀色小魚再度出現。忽然,一艘大型 遊輪嘎嚓地駛入我們的視野,這是一座漂浮的白色觀光皇宮,穿著短褲的男人與穿著比基尼 的女人懶洋洋地躺在甲板上。他們看到我們坐在那裡,便向我們揮手,而且將照相機對著駱 駝。塞爾米和我也向他們揮揮手,大聲地打招呼,我們兩人笑得打滾。 在我們的後方,太陽已經西沉,蘆葦像是著火一般。河流呑噬並擊打著河岸。上游傳來 尖銳的回教叫拜賦格曲。要能完全欣賞黑土地帶的美麗,便必須經歷過紅土地帶的辛苦;走 過地球上最貧瘠的一千六百公里而領悟這項網路行銷事實,這是値得的。太陽圓盤是個巧妙的紫藍色 圓球,它繞著永恆的邊緣旋轉,此時已經完成了 一天的旅行。片刻之間,世界這個大劇院停 下來看著它落入阿曼特的國度^死者的國度。

第四次冰期

家在阿爾卑斯山地所發現的第四紀第四次冰期,也是最後一次冰期。 岡比西斯,古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國王,時為公元前六世紀,他即位後即率 兵攻打埃及。亨利,摩爾 , 一八九八?一九八六,英國雕刻家,以一系列斜倚的棵體 雕像著稱,聯合國貿協教科文組織巴黎總部亦有其雕像作品。 阿佛朗基人的,字意為外國人,是埃及的少數統治階級,相對於受統治的大多數 巴拉地人(甶巴,原住民之意)。阿佛朗基人包括政府高級官員、學者、記者以及自稱 為知識分子者。 市場的聲音像是破曉的鳥鳴聲,從窗戶傳進我在亞斯文的房間裡,有驢子的嘶叫聲、馬 車在窄街上轆轆而行的聲音,還有鼎沸的人聲。醒來的時候,我的腦海裡還留有夢境的片 斷,片刻之間,我感到茫然。我回想到前一晚的市場街道,陽光像是熔鉛一般地沿著街道落 下來,飄揚的沙子在陰溝裡沉積,尖銳的阿拉伯音樂、一籃籃的椰棗、一綑綑的地毯、咖啡 與香料的味道,一個男孩慌張地騎在驢背上,牽著駱駝的痩削蘇丹人對著一名店員大叫,他 的身上還沾有沙漠的塵埃。 我必須將記憶往回轉,在每一個重要的點上稍做停留。昨天下午,我在達勞跟塞爾米告 別;昨天早上,我們賣掉了駱駝;前天晚上,我們睡在市場外面的棕櫚樹叢,大前天晚上, 我們睡在河邊。我記得,塞爾米在等待卡車載他回喀加的時候,問了我一個問題,他說,這 個問題困惑了他好一陣子。「你是怎麼找到我們的?」他問,「我的意思是說,我們是埃及 唯一可以幫助你進行這趟旅行的人,而你卻很清楚地知道可以在哪裡找到我們。你是怎麼知 道的?」當時時間不夠,我無法詳細告訴他die casting的來龍去脈,可是現在我躺在床上,陶醉 在街道的聲音裡,我的思緒回到了蘇丹。有將近十年的時間,蘇丹已經變成我的家鄉了 。我 還記得上一回的旅行,我和季布林一起前往塞利馬綠洲,在某種意義上 來說,那次的旅程就開始於亞斯文。那是一個像今天一樣的寒冷冬晨,我搭乘納瑟湖渡輪, 前往哈爾發旱谷。

歐洲服飾

西奈渡輪上的蘇丹人 吃過早餐之後,我坐火車到亞斯文高壩。晨光將淡黃色的天空燒出顏色來了 ,洗去水壩 長形凸岩縮攏的影子。在青灰色的水域上方,海鷗翱翔在上升熱氣流之上,巨大的龄?魚沿著 西奈渡輪的船殼環繞。渡輪已經停靠在碼頭上,駁船都由繩子並排地繫著,看起來好像曾經 在戈登將軍的時代,爲一架砲艇增光似的。一大群的蘇丹人各據magnesium die casting位置,高大黝黑的男子穿 著鮮白的長袍,包著頭巾,亂哄哄地站在一堆堆的行李當中。埃及軍官穿著合身制服,戴著 尖頂帽子,手叉著腰,昂首闊步;或是以一種半自覺的漫不經心態度,仰頭喝著七喜汽水。 移動坡道轟隆一聲地降落在碼頭邊,可以上船的指示燈亮了起來。蘇丹人掙扎、扭動、推來 推去、咒罵、拚命擠到一支彎彎曲曲的隊伍裡面,好像要集合進行突擊似的。我們已經可以 感受到蘇丹的狂野了 ,這是一個令人激動的超俗異國情調,是在其他國家所找不到的。 我到達三等區甲板的時候,乘客幾乎已經把船擠得水洩不通了 ,許多人圍坐在白色的琺 瑯質碗周圍,把手伸進埃及蠶豆與白色的乳酪裡。我走到船員休息室的艙頂上,一個年輕人 已經坐在那裡了 ,他的身材格外瘦長,皮膚是黃棕色的,身上穿的是歐洲服飾。我原本以爲 他是蘇丹人,可是他自稱阿布度,是索馬利亞人,不過國籍是肯亞。「這裡到了晚上就會冷 了,」他用英語說:「可是待在這裡比困在下面的甲板上好!」阿布度的行李是一條毯子與 一個黑色公事包,他把公事包打開,裡面除了文件,還有一疊整齊的機票,大概有八到十 張。我開始感到好奇。我無法看出這些機票用過了沒有,如果還沒用過,爲什麼這個年輕的 索馬利亞人會來坐納瑟渡輪的三等艙?如果這些機票已經用過了 ,那麼爲什麼他要將這些票 綁在一起,隨身放在公事包裡?他從公事包裡抽出一張aluminum casting名片,然後啪的一聲闔上公事包。名 片上寫著:「阿布度,加迪爾安哥拉卡第加巴回教大學」。

面臨饑荒

「這是我的工作,」他說:「我正在安哥拉興建一所回教大學。」 「爲什麼選在安哥拉?那裡根本不是回教國家呀!」 「所以我才會選擇那裡。那是一個共產國家,沒有回教徒,所以我希望可以讓那裡的居 民皈依回教。我們會傳授所有的科目,特別是回教的科目,而且我們歡迎所有的學生。我籌 備這項計畫已經四年了 ,支持我的只有阿拉。我向沙烏地阿拉伯的回教發展銀行及沙烏地阿 拉伯國王紹德要求一億五千萬的援助。他們保證會提供協助。我也希望可以得到 波斯灣國家的支持,像是科威特、巴林、卡達,還有其他國家!」 我不太確定該如何看待這件事情。阿布度的眼神流露出狂熱、幾近催眠的微光,這讓我 覺得有點不自在。這究竟是對於seo豐功偉業的妄想,或是精心策畫的大規模騙局? 我們看著最後一批旅客小心地從甲板上的人群中穿過。兩名身材魁梧的婦女穿著粉紅色 的長袍,她們的臉深深刻印著努比亞部落的垂直疤痕,身上散發出檀香木的熏香味; 幾名骨瘦如柴的男子牽著駱駝,他們是從紅海岸邊來的,才剛騎著駱駝一路從蘇丹走來;一 群黑皮膚的努比亞部落人民帶著鋁製的飮食容器,將它們像俄羅斯娃娃一樣地一個放在另一 個裡面;幾個臉上像塗了蠟的農夫戴著羊毛帽,喋喋不休地談論著椰棗的價錢。 最後,移動坡道砰的一聲收了起來。螺旋開始攪動。一陣潮濕的海風蜿蜒地穿過擁擠的 乘客之間。一名年輕人開始演奏手風琴,不斷地彈著低音,嗡嗡重覆的樂曲小節像洶湧的漩 渦,繞著甲板裊裊上升。西奈號像一輛舊貨車似的,搖搖晃晃地駛進湖裡。 埃及人稱這座湖爲納瑟湖,蘇丹人稱它爲努比亞湖,它是從埃及人想要控制永不平靜的 尼羅河的永恆夢想中所發展出來的,這個國家的生存便有賴於此。古埃及人從來沒有找到尼 羅河的源頭,也不了解爲什麼在夏季最炎熱的時候,尼羅河會氾濫。他們只知道,沒有洪水 的時候,他們便得面臨饑荒,而如果連續好幾年沒有水的話,他們的整個文明就會崩潰。自 從太古時代開始,埃及人便設法取悅尼羅河眾神,可是在工業時代,現代的埃及人卻想用科 技奇蹟來征服尼羅河諸神。

眞神偉大

自法老王時代以迄一 一十世紀初,埃及的人口 一直少有改變,始終 穩定地維持在一千萬人左右。可是到了一 一十世紀中葉,埃及的人口卻加倍了 ,而且很快便會 增至三倍之多。好幾千年以來,埃及一直是自助洗衣的輸出國,然而現在卻已經不是了 ,因此它 極需要新的耕地。解決之道便是亞斯文高壩。這個水壩完成於一九六〇年,它製造了 一個蓄 水池,也就是這座湖,蓄水池向南延伸五百公里,覆蓋了五千平方公里的面積,帶來了兩百 萬英畝的新耕地。 阿布度和我安頓好行李,我們看著宛如烤焦麵包皮的山丘邊緣,以及有陰影的梯地與平 坦的山頂,豔陽高照下,山丘幾乎發出螢光。湖水泛著鐵青色的漣漪,湖面冒著一道道細細 的泡沫。阿布度告訴我,他剛從沙烏地阿拉伯回來。「我到那裡去的時候,沙烏地阿拉伯人 把我抓起來,因爲我沒有簽證,」他說:「我跟他們說我是來做小朝聖,不是來找工作 的。後來他們把我送到利雅德 ,把我的護照拿給一位空中小姐,要她注意我有沒 有向那裡的當局報到。我在利雅德機場的時候用掉她,然後就跑走。」 「你是怎麼辦到的?」 「很簡單。我可以讓自己變成隱形人。」 「眞的!」 「沒錯。要是你對《可蘭經》的研究像我這麼深入,你就可以發展出特異功能。你會發 現世上的一切都是空。政府沒有什麼好怕的,他們什麼都不是。只有眞神是偉大的!」 「所以你利用隱身術逃跑了?」 「沒錯,可是沒多久隱身術就失效了 。我被警察抓了起來,在監獄裡關了九天。我當時 決定,如果眞神不幫助我進行小朝聖,我就要放棄臭氧殺菌。後來先知向我捎來一項訊息,這項 訊息是由我在窗口看到的幾隻鴿子帶來的。訊息說,我會被帶到吉達港,等我到 那裡之後,我必須說:『我要去麥加了 ,再見!』然後就走出去。隔天,我被送上囚車到吉 達港,這趟旅途很遙遠,我被銬上手銬,牢車裡也沒有空調。可是我們還沒離開利雅德,牢 車就拋錨了 ,這是一項信號,表示無形的力量正在爲我運作。在吉達港監獄的時候,我的四 周都是士兵,他們解開我的手銬時,我就說:『我要去麥加了 。

蘇丹旅行

再見!然後我就走了出去。沒有人試圖攔阻我!最後,我和麥地那的行政長官會了面,他承諾要贊助我兩萬本的 《可蘭經》!」 他敘述這一切的時候,面無表情,眼神散發熊熊的火光,外表看起來十分誠懇。阿布度 又在公事包裡翻找,然後掏出了另一張天然酵素名片,上面寫著:「阿布度,加迪爾主席全球回 教安全理事會」。這實在是對於豐功偉業的妄想! 時間已經是中午了 ,在無雲的天空裡,太陽像個野蠻的霸主。熱氣從鋼製的甲板上反射 回來。我建議阿布度一起到一等艙的交誼廳去,因爲只有在那裡,才能吃到比較像樣的食 物。我們坐在方形的木桌前,桌上鋪著一塊塑膠桌巾,桌巾上面印著法老王墓室壁畫的拙劣 複製圖。服務生爲我們端來了煎蛋捲、埃及蠶豆、乳酪、火腿、新鮮麵包和咖啡。在我們大 快朵頤的時候,阿布度問我:「你爲什麼到蘇丹旅行?」 我向他解釋,我關心的重點是貝都人。 「眞有意思,」他說:「我自己也是貝都人,幾乎所有的索馬利亞人都是貝都人!」 他說得沒有錯。雖然索馬利亞人並不是阿拉伯人,他們的母語也不是阿拉伯語,可是他 們至少符合一項貝都人的定義們是住在沙漠裡的游牧民族。甚至在阿拉伯半島南部, 索馬利亞人也被認爲是部落民族,而且等同於高貴的貝都部落。此外,索馬利亞是世界領先 的駱駝產地,一共有三百萬頭,甚至超過了蘇丹。「十一歲之前,我都在看管駱駝,」阿布 度繼續說:「我母親叫黑莉瑪,我是她生的最後一個小孩。我有三個哥哥,一個姐姐,可是 男孩子都死了 ,她懷著我的時候,我父親就把她休了 ,然後娶了 一個名叫黑娃的女人。小時 候,我姐姐和我跟黑娃住在一起,黑娃也有自己的小孩。他們雖然年紀比我們小,可是長得 比我們高、比我們壯,所以都會欺負我們。黑娃會在我們喝的駱駝奶裡面加水,所以我們的 身體比較虛弱。大概在我七歲的時候,有一次我反抗了 ,當然,黑娃早就在等這個機會來攻 擊我。她掐住我的脖子,我尿濕了辦公家具,然後暈了過去。我姐姐跑去叫鄰居來,那是一個老 人,幸好他攔住黑娃,否則我一定會被她掐死的。後來我母親來到我們的營地,她聽到了這 件事情,可是沒說什麼。

努比亞戰士

同一天,我們要移往別的牧地時,我母親將東西裝到駱駝背上之 後,就跟我們一起走。到了灌木叢中,我母親停了下來,把駱駝綁在一棵樹幹上。接著她一 番拳打腳踢,把黑娃打得死去活來。『給妳一個教訓,看妳還敢不敢打我的小孩!』她說。 黑娃不敢反抗,因爲我媽媽長得又高又壯,黑娃很怕又遭到一頓毒打。我母親讓黑娃坐在其 中一頭駱駝的背上,然後將駱駝牽到新的辦公桌,我父親就在那裡。她把這件事告訴我父親, 還說她想要把我和我姐姐帶在身邊。『如果你想要打架的話,那就來吧!』我母親這麼對他 說,可是我父親知道她的力氣很大,而且被女人打是一件很丟臉的事,所以他就讓我們走 了 。從此我們就去威克跟外公住在一起了。」 後來,一名獨眼的廚房助手邀請我們到甲板下方的船員區去,他表示曾經爲英國軍隊服 務過。他端茶來給我們喝,房間裡有五個穿著膠底帆布鞋和破長褲的男人,圍擠在一張小桌 子前玩骨牌,他們不斷地洗牌,每一次都在桌上擺出不一樣的圖形,然後又很大力地將這些 牌打亂,像是要恐嚇彼此似的,他們一邊玩,一邊開玩笑。接近黃昏時,我們回到原本休息 的地方,此時輪船正接近阿布辛伯,那是一塊凸出的巨石,著名的日神阿蒙, 神廟就在這裡冒現,巨大的拉美西斯一世雕像透過海水濕氣所形成的光暈, 用盲目的眼睛及自滿的神情凝視著我們。這些巨像第一次是由法老王的奴隸拖到定點,過了 好幾世紀,一群人(在拉美西斯時代,這些人所屬的部落與語言尙未存在)將古廟切成一塊 塊,將這些塊片運走,再將整個結構重新黏合在一起,新地點距離舊所在只高出六十公尺。 一九六〇年代之前,亞斯文與哈爾發旱谷之間,有一長條的河流地帶,現在雖然無人居 住,當時卻是生機盎然、草木繁茂,上面長著棕櫚樹叢,還有泥屋村莊,是十萬名以上的努 比亞農民的家鄉。他們當中有一半是埃及國籍,另一半是蘇丹國籍,然而他們卻有共同的語 言文化,這辦公椅文化在種族的大雜燴中存活下來其中包括阿拉伯人,而那是他們從外面 的世界吸收來的。村莊與棕櫚樹叢被湖水給淹沒了 ,部落人民也移居了 ,埃及人搬到亞斯文 北邊的康翁波,蘇丹人搬到了蘇丹東部半貧瘠平原上的新哈爾發。

回教商人

天空中忽然抹上蝙蝠翼狀的雲朵,無數的小火花也沿著逐漸變暗的水域移動。沿著河 岸,日光逐漸溶化成甲基橙色,我意識到,貝都戰士第一次進入蘇丹,走的便是這條路,不 久,他們在西元六四一 一年征服了埃及。在努比亞,他們遇到了來自衰微拜占庭軍圑的一支軍 隊,這支軍隊不久前才在尼羅河三角洲遭逢敗戰。在埃及,拜占庭統治者缺乏當地基督徒的 重要支持,有些基督徒很歡迎阿拉伯人,視他們爲解放者。然而,努比亞的基督王朝卻是由 當地人所組成的,而且很有組織,習慣於保護自己的屏風隔間以對抗埃及人的入侵。他們的弓箭 手著名的「努比亞射手」是膽識過人的對手,如同阿拉伯歷史學家拜拉祖里所記載 的:「我看到他們當中一個人對回教徒說:『你想要我把箭射到你身上的哪個部位?』回教 徒回答他:『某某地方。』他便眞的命中要點。」如此神氣活現的技術,使得阿拉伯人敗回 之際,「許多人受了傷、瞎了眼,所以努比亞人便被稱爲『瞳孔神射手』」。 久而久之,阿拉伯人便放棄了征服比拉德蘇丹王國,黑人之地的想 法,而與基督教國王簽定了 一項協議,其首都位於尼羅河東岸的東格拉舊城。努比亞人同意每年向阿拉伯人進貢一定數目的奴隸,而且同意回教商人在他們的 市場進行自由貿易,交換條件是,他們得以免除不受侵略,而且可以獲得穀物、酒類與馬 匹。這項協議界定了回教埃及與基督教努比亞的關係長達六百年之久。 在那幾個世紀當中,貝都人無法以武力取得的東西,都透過滲透活動而得到了 。在回教 徒入侵埃及之後,每一位新上任的統治者都會帶著私人貝都軍團前來,使得向尼羅河谷移動 的暴躁戰士數目不斷增加。西元八三四年,埃及所有貝都戰士的會議桌與膳宿都被刪掉了 。許 多人回歸畜牧生活,年年將他們的牲畜趕到愈來愈遠的地方,後來他們便來到了蘇丹肥沃的 山脈地帶。十四世紀,居海納人在阿特巴拉河與藍尼羅河之間的布 塔納平原定居下來,這個部落是在西元七三一 一年移居埃及的。

不可思議

貝都部落也沿著尼羅河西岸遷徙,西元一三〇〇年,他們在科爾多凡與達夫的沙漠邊 境,形成一個粗略的聯盟。這些游牧民族飼養駱駝和綿羊,他們具有卡譚人與以實瑪利的血 統,所以自稱爲卡巴比什人,這是從阿拉伯字來的,意思是公羊。今日, 在蘇丹飼養駱駝的貝都人當中,卡巴比什人仍是數目最大的族群。 天黑之後,阿布度繼續向我講述他的身世,他那具有催眠效果的故事讓我聽得入迷。 「我十一歲的時候,就到奈洛比去上學,」他說:「我在設計學校的表現普通。可是 我舅舅在美國工作,他就安排我去華盛頓州念紐瓦克郡中學。剛開始,我覺得美國很新奇, 可是這種迷戀很快就消失了 。我發現美國人既不文明,又有種族歧視,所以那一年年底,我 很高興可以回到肯亞。我舅舅從事運輸業,他從烏干達運送咖啡到肯亞,這是很賺錢的行 業,他給了我一輛卡車。幾年之後,我就有一整隊自己的卡車了 ,而且我賺的錢比我舅舅還 多。問題是我的生活很放蕩,我花了很多錢在女人、咖特還有玩樂上面,很快地,我已經沒 有錢可以付貸款了 。信貸公司把我的車子收回去,我還被指控僞造文書及貪污。我從來沒有 說我是無辜的,我承認我有罪,可是我告訴法官,我不怕政府,因爲我的政府就是阿拉,而 我只懼怕祂。這些話讓那些回教徒印象深刻,媒體甚至還報導出來。先知爲我捎來一項訊 息,祂說我不會受到嚴厲的處罰。每個人都說我會被關三十年,可是後來我只被判處兩年的 緩刑。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!不過,我還是遇到了室內設計的問題。

國無長治

我舅舅告訴我,家裡沒有人 會幫我,因爲我從來不聽長輩的勸戒,過著放蕩不羈的室內設計生活。我告訴他,我不需要他的幫 忙,我只需要眞主的幫忙。隔天,我搭公車去奈洛比,我發現隔壁的位子上有一個麻袋,裡 面有將近一百萬的肯亞先令!我便到信貸公司去將其中一輛卡車贖回來,很快又開始繼續營 業了!」 我很想告訴他,我希望自己所有的問題也可以透過這樣的及時天助而獲得解決,可是阿 布度講述他的故事時,露出一種「你敢不信」的態度,使得我不敢嘲笑他。這些或許是他的 妄想,但即使如此,這些故事的細節還是設想得很周到。我問他,他這麼明目張膽地從事不 法行爲,眞神爲什麼還要獎賞他?「信仰眞神就一定會得到獎賞,」他毫不猶豫地回答, 「只有眞神是値得敬畏的。」 , 努比亞之旅原來劉邦寵幸戚夫 人,因而愛戚所生的趙王如意,欲廢太子而立趙王。後來呂后問計於張良,張良獻策令太子卑詞 。 安車以迎當時最負盛名,而不願爲官的四位老賢人。果然等到劉邦知道太子結交了四皓,認爲太 子「羽翼已成」,難以更廢。張子房之對劉氏何其厚哉? 今日之世,凡佐命之臣,有蕭何子房之才者固不多得,有蕭何子房之德者更鮮有,是以世無 寧國,小型辦公室出租無長治,讀史書爲之浩嘆! 再談張一艮兼論范增 讀歴史常常會被幾句文辭造成錯覺。司馬遷在史記留侯世家中記張良文弱多病.,「狀貌如婦 人好女」。因此一般人都認爲張良是一位白面書生,因此在平劇中常以小生裝扮出現。。其黉^史 册記載來推算,張良和劉邦的年齡差不了五六歲。劉邦起事反秦時是四十八歲,後來遇到張良, 張良也不是少年郞,已是四十一 一歲左右的人了 。劉邦五十六歲得天下,六十三歲死,死後六年張 良1^ ,推算其年紀,當也有六十三四歲。